哭诉无门,维权20年企业停产,惨遭巨额损失,民企之路何去何从?

  哭诉无门,维权20年企业停产,惨遭巨额损失,民企之路何去何从?
  一、1999年到2004年城口县国土局对永华化工采矿申请延续审批一直不予办理
  在这5年的时间内,城口县国土局刚开始还协助永华公司进行次采矿权延伸申请手续资料的收集,论证工作,派技术人员到矿山协助公司规范布点开采(见采矿平图及采洞核准批文图),还协调gongan办理爆炸物品许可证及爆炸物品使用许可证,这足以证明永华化工的采矿权是得到该局认同的。
  二、2004年城口县国土局因审批权回收,致使永华化工采矿权灭失
  三、城口县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二、第五人民法院做出与事实相违背的错误判决
  2018年王云贵先后向重庆市第二中院提起了上诉,但因时间久远被驳回,而且其判决口径与城口县法院相一致,也是承认既定事实,但是判决王云贵对城口县国土局行政不作为上诉不成立。随后王云贵又向重庆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申请抗诉,经办检察官认为王云贵的诉求合理合法的,但看到可能产生的巨额赔偿,明确告知王云贵不予作出抗诉决定。
  这场持续了20年的采矿权延续申请纠纷,王云贵始终坚持合理合法的渠道来争取,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然而他在寻求行政,司法路径的过程中遭遇的是政府部门对事实的欺骗隐瞒,扭曲破坏,2008年城口县法院判决结束之后,城口县国土局向王云贵提出不再上诉为条件,许诺配合采矿权延续申请审核事宜,为此王云贵等了10年,没有看到半点进展,并且还曾经一度时间因案件给城口县社会舆论带来极大的反响,让王云贵一度被行政拘留,失去人生自由。
  虽然党中央一直强调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最高法院自2018年“陕西千亿民企矿权纠纷案”判决民营企业凯奇莱胜诉之后加大了冤假错案拨乱反正的力度,但是从王云贵的亲身经历可以看到,民企常常因法制的不公,利益的觊觎受到地方政府的打压,尤其是一旦陷入产权纠纷之中,地方政府为了遮盖自己的行政错误,往往会做出让民企付出更大代价的违法举措,因此,民营经济在经济制度,市场地位,法律体系,政府保障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均得不到应有的平等对待,这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悲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