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农民工干活7个月只拿到3100多元移动海南公司回应

  
  
  
   每到岁末,常会出现农民工讨要欠薪的情况。尽管相关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一些无良单位、负责人也因此受罚,但欠薪仍未杜绝。不少农民工在外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却还要奔走在讨要薪水的道路上。来自四川的王开胜,云南的海云生便是其中的两位。他们去年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海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移动海南公司)2018年基站外电维修项目忙碌,结果两人辛苦干了7个月,却仅拿到3100多元的生活费,此后两人还被包工头谩骂。找有关部门反映却因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被拒之门外,两人踏上了艰辛的讨薪之路。 中央三令五申严禁拖欠农民工工资,央企更是积极表态,为何有农民工在为移动海南公司2018年基站外电维修项目中,工资依然会被恶意拖欠,农民工王开胜、海云生讨要工资究竟难在哪里?商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农民工投诉:我们有9万多元工资没有拿到 王开胜、海云生两人在去年3月被裴某叫到工地干活,负责海南全省的移动基站外电维修项目,让两人苦不堪言的是,裴老板让他们干到去年10月24日,他们的工资却没有拿到。 王开胜说,他是大工,干的是技术活,老板口头承诺每个月工资8500元,可他从去年3月到10月24日,除预支了1900元生活费外,工资一分钱都没有要到。找包工头讨要,包工头还用粗鲁的语言谩骂,说他也没有领到钱,老板也是受害者。王开胜从项目完工后,就一直忙着艰辛的讨薪之路,“我为讨要辛苦的血汗钱,被包工头责怪过,也找过秀英、龙华劳动部门,结果因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被拒之门外,向公安部门反映过,但公安部门回答讨薪要找劳动部门处理,这样一直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1月25日,我们都全力以赴地忙着一件事,那就是赶快拿到钱回家。” 王开胜称,由于不能及时拿到辛苦的血汗钱,他哭过,也无奈地让家里人寄钱接济,可家里还有一个九十岁的老人看病需要钱,每每想到这里,他一个人总是躲着偷偷地流泪。他说,在全国很多地方干过活,没有像这样被拖欠工钱的。在王开胜给商报记者打电话时,他也是用哀求的口吻说,“记者同志,帮帮我,我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没有钱吃饭,没有钱交房租,房东要赶我们走,我把实情告诉他后,他才同情说可以延期交房租。” 海云生来自云南,在工地干的是苦工,每个月工资4300元。他告诉记者,经记者出面,移动海南公司网优中心协调,裴老板答应给他们结算。记者从裴老板给王开胜、海云生发的一张工资核算表上看到,两人扣除借款剩余9万多元。“老板原答应我们不干活也发工资,现在老板有难处,老板不承认,我们也理解,只要给我们快快结账,什么话都不说了。”王开胜这样无奈地说。 记者调查层层转包加层层拖欠 在中央和海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农民工权益保护的情况下,为何总出现农民工“年年干活年年欠、年年讨薪年年难”的现象? 商报记者采访发现,与往年相似,今年农民工欠薪仍集中在房地产等工程建设领域;在移动通信行业欠薪其实由来已久,只是没有被媒体涉及有多方面的原因。 业内人士告诉商报记者,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通信产业也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我国相关法律要求,工程项目必须由具备相应资质的企业承建,而在实际运行中,有资质的单位中标工程项目后,然后他们再层层转手分包,常常将项目分包给其他公司承担,有的就由个人承包。加上工程需要垫资,在垫资的工程中,又经过层层转包加层层拖欠,农民工便处于“生物链”的最底端,常常为讨薪不知道跑了多少趟。 王开胜是最底层的农民工,他的上级老板是裴某,而裴某则是移动海南公司2018年基站外电维修项目的三包老板,而裴某的二包老板则是海南盛源厚通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蒋某,蒋某则是从一包老板唐人通讯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公司吴泳手中承包,而吴泳则是从移动海南公司中标工程项目后则分包出去的。 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其实在一手中标移动海南公司工程项目的还有一家海南大唐移动有限公司,其公司的中标的工程项目也牵涉到层层转包,也存在合作单位拖欠农民工的情况。 出尔反尔农民工被耍得团团转 1月25日上午,农民工王开胜、海云生来到海口市金贸东路2号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海南有限公司办公楼前,两人将诉求一说,保安马上通知了相关人员。 商报记者赶到现场后,移动海南公司自称网优中心陈姓工作人员将记者和两名讨薪农民工带到福山咖啡。陈姓工作人员马上通知中标公司负责人赶到现场,由于多方原因,一手中标工程的唐人通讯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公司吴泳则没有来到现场。 在现场,记者注意到,经移动海南公司网优中心陈姓工作人员的积极协调,马上确定了王开胜,海云生确实给移动通信干过活,是名副其实的农民工,也经三包老板裴某确认,拖欠两人工资9万多元。所不同的是,裴某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也是受害者,他40多万元的工程款,只领了3万元的生活费。“现在年关到了,我的钱不发可以,但农民工的钱要保证,我已经确认了两人的工资,授权海南盛源厚通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蒋姓负责人可以直接从我的工程款中发给王开胜,海云生二人。” 王开胜说:“我没有想到被这些老板玩的团团转,上午唐人通讯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公司吴泳电话中保证,马上把钱转给海南盛源厚通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而海南盛源厚通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一姓蒋的负责人当着移动海南公司网优中心陈姓工作人员和其他人的面,说钱由他来发,结果走到半路,又说谁欠你的钱就找谁去,没有办法,我只好让蒋姓负责人又把我送到移动海南公司办公楼前,工资协商了一下午,仍旧承诺说给,结果还是开了空头支票。” 商报记者就此事,再次电话采访了海南盛源厚通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蒋姓负责人,结果蒋姓负责人对此事回答“不知道”,始终不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 移动回应:唐人公司相关负责人目前答复下周三前解决 商报记者就拖欠农民工工资一事,电话采访了移动海南公司负责宣传的欧燕燕,她表示会让职能部门给记者作出书面回应。 回应如下: 一是根据我公司与唐人通讯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基站及家客集客网络维修项目合同,我公司已根据合同执行进度完成情况于1月9日向对方支付了合同款,但目前唐人公司还未支付费用给其分包方,现系该分包方的工人过来讨薪。 二是劳务分包关系与我公司合作的唐人公司将施工任务分包给蒋兴洪,蒋兴洪再将施工任务分包给裴良胜,现系裴良胜的工人拿不到工资,所欠工资总额91000多元。 三是我们所做的努力,我公司已积极做好对工人的安抚工作,解决了他们的吃饭问题,目前工人情绪稳定。期间,我公司已多次与唐人公司进行了紧急全面的沟通,督促他们快速解决此事,唐人公司相关负责人目前已答复下周三前解决。 治理顽症对恶意欠薪的应严惩严办 商报记者采访发现,农民工欠薪问题往往盘根错节,像理不清的“蜘蛛网”,更像嚼不烂的“橡胶糖”。由于涉及面广量大,讨薪往往陷入“死结”。 一位曾经承揽通信工程的老板说,目前建筑施工企业普遍采取“平时只给农民工发基本生活费,工程竣工后或春节前结清工资”等做法,将农民工工资与工程款捆绑在一起。一旦工程款无法到位,极易导致欠薪。同时,农民工劳动合同签订率低、流动性大,使农民工在追讨工资时往往缺乏证据。再是,保障工资支付的法律制度仍不健全,解决欠薪问题的刚性不强,直接影响了依法行政的手段和效率。如企业拖欠工资的违法成本过低,与用人单位动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拖欠工资数额相比,不足以起到震慑作用。 业内人士建议,企业不能将经营风险转嫁给劳动者。各地可以尝试推行欠薪报告制度,也可以通过工会与职工协商,延迟支付部分工资,但必须制定支付计划。另外,对恶意欠薪的,不管涉及到谁,都应严惩严办,不姑息迁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4 + eigh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