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沈阳市两个政策性法规的四个建议
  第八条内容供参考:自愿选择管理服务主体及服务模式。旧住宅区业主可根据管理服务质量和费用,自愿选择服务模式。业主接受优质优价服务的,可选择物业服务企业提供的专业化物业服务;接受基本服务并按政府导价付费的,可选择保障型物业服务企业提供的保障型物业服务;接受基本服务并按略低于政府指导价付费的,可选择社区物业服务中心(民办非企业单位)提供的社区化物业服务;业主愿意自我组织、自我服务并按照低于政府指导价付费的,可选择由业主或居民提供的共谋共享自我服务;对产权结构单一且产权单位有能力提供保障服务的,可选择由产权单位提供的共建共治保障服务。
  亟待解决的现状问题之二:沈阳市改造完的老旧小区已经成了所谓“保障型物业”办的停车场。其根源问题就是条款中未注明具体“保障”什么。因此政府对老旧小区改造的初衷已无法去落实。
  第十三条内容供参考:……旧住宅区内机动车固定停车位的收费标准由业主大会确定,此项资金主要用于补充房屋共用部分及共用部分设施设备养护。
  业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代行业主委员会职责”,其内容应该补充“代行业主委员会不意味拥有与物业签服务合同的资格”,因相关法律明确了社区的权限。如果在小区范围内通过获得“双过半”居民的单户授权委托之后方可有效。
  亟待解决的现状况问题之三:立法条款不严谨,只能靠“口头会气”,让掌权者选择“自定义”施政策略,势必会造成滥用公权损害营商环境。
  第二十五条内容供参考:业主委员会应当向业主公布下列情况和资料:
  (二)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的决定;
  (四)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的筹集、使用情况;
  (六)占用业主共有的道路或者其他场地用于停车车位的处分情况;
  (八)其他应当向业主公开的情况和资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