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使房价回归正常合理水平的话,需要改变目前中国人将房子作为投资品的观念,将房子作为消费品而非投资品。

  目前的国内楼市,除了具备刚需的正常消费品属性之外,同时还是作为一项保值增值的投资产品。由于股市不振、上一轮震荡的余波仍旧未平,黄金更是难以避险、上一次大妈抄底华尔街的伤痕依然存在,因此,对于缺乏投资渠道的普通投资者来说,只有房子才能抵抗财富缩水。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10月底,中国商品房待售面积68632万平方米,同比增加14%,创下历史新高。也就是说,买房只等升值的投机行为占了相当比重。
  近年来,城市化发展和经济发展推高房价预期,提供了抬高房价的环境条件。对房地产投机者来说,他们敢炒房子,特别是在大城市炒房子,因为他们相信有人会接手他们的房子。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欧美,平均2%的房地产税是一个有效控制房价的平衡器,而房贷利息的随时上涨,以及政府“劫富济贫”所推出的大量廉租屋,由这三种利器糅合在一起,好似绞索一般套住了房价的恶性攀升。所以,一方面,欧美的房价不可能像中国涨到天上去,另一方面,欧美低收入者可以租到能够承受的廉租屋,一样能够安居乐业。
  总体来说,如果要使房价回归正常合理水平的话,需要改变目前中国人将房子作为投资品的观念,将房子作为消费品而非投资品;在房产税征收上,对第一套自住房采取免缴房产税,第二套自住房或出租房少缴税,第三套以上仿照欧美,每年按房子的市场价格,按各地房价泡沫程度不同,征税1%到3%的房产税,或称“奢侈消费品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