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小额信贷产业化的市场主体,小额信贷机构的核心是其商业性。它不是对资金需求者进行简单的慈善性捐助,而是通过提高借款人的生产能力产生商业回报,实现自我维持
  从1993年的试点,到1996年的项目扩展和2000年开始的金融机构全面介入,我国的小额信贷已经走过了十三个年头。农村金融研究专家、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何广文教授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将小额信贷当做单一产业来运作和发展,完全可以有一个美好的前景。问题是,从各级政府到金融市场 主体如何推进小额信贷产业化的进程。
  小额信贷遭遇供需“肠梗阻”
  据统计,截至2005年9月末,全国获得农信社小额信贷和联保贷款的农户达到7134万户,占我国2.2亿农户总数的32.31%。假定这2.2亿农户中有实际贷款需求的为1.2亿户,那么,农信社小额贷款实际满足了农户贷款需求的60%。
  到目前为止,我国小额信贷仍处于试验探索阶段,或者说是小额信贷发展的初级阶段,仍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风险和挑战。但由于小额信贷本身的特征和优势,它的发展前景十分光明。
  从国际上成功的经验来看,发展小额信贷对于缩小个人收入差距、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和资源有限性问题,能起到很好的推动促进作用。我国小额信 贷的发展却显得十分艰难。一方面,小额信贷受到农民和下岗工人的热烈欢迎;另一方面,小额信贷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供给方式满足这种金融需求。
  据有关调查显示,这种小额信贷使银行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资金成本远高于其回报。
  与此同时,解决城市下岗工人再就业资金的小额信贷也遇到不少困难:一是城市大银行一般不愿意把资金投向下岗职工;二是城市下岗工人绝大多数还没有纳入任何一个金融机构的征信系统。

  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形成了巨大的资金需求。随着国有商业银行经营战略的调整,其贷款权限逐步上收,客户准入门槛日渐提高,贷款对象向大企业集中。据调查,有79%的中小企业得不到正规金融机构的贷款支持,这些企业不得不寻求民间融资。
  民间借贷如此发达,说明这是一个有极大发展空间的产业。但民间借贷也有很大风险,有可能引发金融诈骗,使贷款人遭受损失。
  2005年,我国在山西、陕西、四川、贵州、内蒙古推出了小额贷款试点。到2006年10月,已经成立了7家商业性民营小额贷款公司。央行的 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被视为“阳光行动”,使活跃于民间的“地下金融”合法化,并逐步纳入正常金融体系。小额贷款公司的成立使部分隐性民间借贷浮出水面,加之 规定了其贷款利率最高限,因此,可有效防止高利贷现象,同时也可减少经济纠纷,保持社会稳定。
  这些小额贷款公司的产品具有额度低、免抵押、免担保的特性。1000元~10万元,甚至1000元以内的贷款,都可以向这些机构申请。此类公司专职做小额贷款,专人服务,更加方便快捷。申请人准备好所需的相关资料,当天借款便可划到借款人的指定账户。

  专家指出,小额信贷机构要保证商业上的可持续性,首要的问题就是控制贷款风险,尽量降低呆坏账比率。小额信贷机构的风险控制是否到位,首先取 决于对借款人信用的了解程度,对借款人信用了解越彻底,就越能有效降低贷款后的道德风险。这就需要小额信贷组织有足够的风险评估技术和人才。同时,风险控 制还涉及贷款的担保品和抵押品等问题。
  从本质上来讲,联保小组通过小组内部对执行合同的强制和组员之间彼此的监督,达到了降低违约率、提高偿还率的目的。
  “规律的还款期限”的核心想法是对借出款项进行规律的小数额回收,以期尽早发现违约,并将违约者剔除出去,这可以使贷款机构掌握借款人的现金流,降低经营风险。
  虽然目前还无法判断哪种方式是最为有效的运作机制,但中国小额信贷机构完全可以从中汲取营养,创造出有中国特色的、适应小额信贷产业化发展的运作机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teen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