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布解民讨债遭遇金蝉脱壳

  洛阳布解民讨债遭遇金蝉脱壳
  核心提示:一个《民事裁定书》、《民事调解书》、一个《民事判决书》让洛阳市民布解民经历了酸甜苦辣,大喜大悲:洛阳市民布解民被昔日好朋友从2012年1月到2014年3月两年间先后借去70万元,经多次催要,一直推诿不还,当布先生起诉到法院后,法院裁定冻结债务人95万元资产,让他看到了希望;一纸离婚调解书让他一头雾水;法院判决书让他调入冰窖。达成协议离婚的《民事调解书》显示,债务人把全部资产统统留给了妻儿,他净身出户。这让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布先生彻底崩溃,明明是恶意逃避债务,为什么还能得到法院的支持?投诉人陷入一个怪圈里。
  中国企业网讯(记者 明溪)近日,洛阳市民布解民告诉记者,他与居住洛阳市涧西区四零七街坊32栋5门401号,在洛阳市建委散装办工作的公职人员王立刚是多年的好朋友。自2012年元月至2014年3月间,王立刚多次向他借款,前后累计金额70万元,双方约定利息为月息2分。2015年7月,双方清算后由王立刚出具借条一张。自2014年2月王立刚就没有再向其偿还利息,截至2015年7月,王立刚已拖欠利息202000元以及本金70万元。经过多次催讨,王立刚一直推诿不还。就在记者发稿时获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在5月13日上午进行了二审开庭。
  
  布解民说,他提供给王立刚的借款大部分是亲朋在他处的存款,王立刚的拖欠行为给他和亲朋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被逼无奈,他于2015年8月21日向洛阳市涧西区法院起诉王立刚、胡素梅夫妻欠款纠纷案,同日向法院提出了诉讼保全申请,请求依法冻结被告王立刚、胡素梅夫妻的银行存款95万元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并向法院提供了相应的担保。
  8月24日,涧西区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担保人闫静仪名下一套房产,查封担保人张拓名下一套房产;冻结王立刚、胡素梅在金融机构的存款95万元,或者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
  2016年元月14日,涧西区法院对此案件进行开庭审理,被告王立刚辩称,所借款项全部用在公司,没有一分钱用于家庭,况且他和妻子在2014年办理了离婚手续,本案中胡素梅不应该承担清偿责任;被告胡素梅辩称,借款系王立刚个人行为,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法院审理认为,虽本案所涉借款事实发生于被告王立刚、胡素梅婚姻存续期间,但二被告长期未在一起生活,鉴于未有证据证明王立刚所借款项及经营收入均用于二被告家庭共同生活,原告要求被告胡素梅共同归还借款及利息的诉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被告王立刚仅认可2012年1月到2014年3月共4笔共计40万元,以及其还过又借、借了又还等答辩意见证据不足不予支持。遂于2月18日作出了(2015)涧民一初字第662号《民事判决书》:被告王立刚偿还原告布解民借款本金67.6万元;被告王立刚支付原告布解民借款利息(自2014年2月至2015年7月底的欠付利息数额为202000元,2015年7月底之后的应付利息为以本金67.6万元为基数,按照月利息2分的标准至实际清偿之日止)。对涧西区法院这一判决,布解民表示强烈不满,并在第一时间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
  
  布解民告诉记者,这一判决结果极大地损害了他的合法权益;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元月14日开庭时,王立刚突然出具了被告夫妻双方于2014年9月5日离婚的洛阳市涧西区法院(2014)涧民初字第413号《民事调解书》。
  《民事调解书》“认定”王立刚近乎净身出户,家中所有房产(共7套)全在其妻胡素梅及其儿子王小洋名下,他强烈怀疑该《民事调解书》的真实性、公正性、合法性。王立刚与胡素梅的婚姻存续期间借款,根据《婚姻法》解释二第25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在审理这一诉讼案过程中,他出具了大量证明来证实被告夫妻共同生活、经济往来的有力证据(如工资卡、共同支取住房公积金等),但均未被涧西区法院采信,最终判决王立刚属个人借款,债务由他个人承担。
  布解民气愤地说,这完全是王立刚与胡素梅为逃避债务,恶意串通,早已在开庭前将财产转移,他就是名义上打赢了官司,实际上判决书对他来说也只是一纸空文。
  目前二审没有判决,布解民能否讨回自己的借款和利息?本网将对此继续予以关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