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错机制荒诞不经

  容错机制荒诞不经

  一个人干事,允不允许犯错?原则上说,不允许。因为无论是谁,干什么事,首先要求当事人具有相应的能力,和社会实践经验。具备干好工作的条件。有相应的能力,才能干相应的事;干了相应的事,就应该干好。这是社会常识,人人认可的游戏规则。例如张三家盖房子,请谁来盖,首先必须要求是砌工,而且还要考虑他们的水平高不高,张三绝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什么人都让他来;假如房子盖得歪歪斜斜,张三根本不敢入住,他也绝不会对盖房子的砌工不追究责任,要求赔偿损失,亏自己吃了。砌工们也没有容错机制来保护。正因为此,法律才规定不满18周岁的人没有投票选举权;企业中的钳工电工首先必须当学徒,学徒期满考试合格,才具备钳工电工资格,可以独当一面从事工作。如果没有相应的能力和社会实践经验,也允许干,把工作当成实验田,犯了错,就用容错机制进行免责。这是不正常现象。
  但也不存在必须犯错的事。尽管人类社会复杂多变,很多事情难以想像。但人有高度发达的大脑,富于想像;有丰富的社会经验,知道路漫漫兮其修远是其必然。凡事都会精心思考,周密计划,意料之中的难以预料的机遇与风险,都会尽量考虑到,做到谋定而后动。所以尽管有做不好的事,却难有做错的事。古人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天下事,做于细,成于严。映照的都是这个道理。如果我们把事情没干好,就说成是犯错,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有些事情办不好,是因为人没有能力左右得了一切。社会的复复杂杂,形势的瞬息万变,人性的趋利避害,谁能左右得了?但左右不了客观环境,不是自己的错,更不是自己主观意识上没有尽职尽责。这怎么能说是犯错呢?
  再看所谓的容错机制是什么东西吧。“台州市路桥区纪委接到举报,称蓬街镇副镇长罗林华违规安置小伍份村村民蒋仙明。区纪委调查发现,蒋仙明老宅所在地段,在上世纪60年代是属于无法耕种的滩涂,被省级重点项目征用后,因未办理土地使用证的房产证,属于违规房屋,无法安置宅基地。如此一来,蒋仙明就会成为无房可住的流浪汉。罗林华在请求镇镇委同意后,批准村两委划给他一块地基。”民以食为天,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古今中外没有哪个政府可以剥夺老百姓的生存权。拆了人家的房子,不给宅基地,不允许建房子。何处安身,生存权何在?21世纪的现代社会居然可以出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罗副镇长批准村里的要求,划给蒋一间地基。这完全是正正当当的履职,是政府为人民服务的表现。可竟然说罗犯错误了。要用容错机制来免责。法律制度是以道德为标准来衡量的。哪个国家有如此丧尽天良的法律制度?这当今的中国,谁看得懂?不。不要侮辱中国。是逆淘汰下的这部分官员是什么东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elve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