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商界的这个系哪个系不是股市上折腾就是胡乱收购。我见过德隆的一位幕僚,德隆在时挣顾问费,德隆倒时出书揭密又挣钱,问为何这样?曰:我没有“上山下乡”实战的营养,只有“指点江山”的口水,我只能把德隆当试验品,它的成败我都可以挣钱。一位位“大侠”倒下,还没倒下的应该想想为何他们不进入实业,不低调扩张,不请实战的高参,不看下面的内容。
    周一清晨8点整,闹钟响起,家住北京东直门附近的Ellen从床上爬起,一番梳洗打扮后准备出门。此时,Ellen先是套上一件“Burberry”风衣,当然,出门前不忘了喷上一点Versace红色牛仔香水。Ellen坐着“东芝”电梯直奔地下二层的车库,开出自己刚买不久的第12代丰田“卡罗拉”。9点整,Ellen来到单位,胡乱塞两口乐天“蛋糕派”,打开东芝笔记本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下午5点,今天不用加班,Ellen踩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单位旁边的新光百货,与女友相约在这里购物。在这个标榜北京最时尚的百货公司,Ellen和女友“扫货”无数,当然,战利品中包括FANCLE最畅销的卸妆液。晚饭就在商场里的“吉野家”搞定。21点,Ellen拖着疲惫的脚步,拎着大包小包进了家门。半路上,他还不忘在街角的“7-11”超市买上一份热乎乎的“关东煮”给自己当夜宵。
    这是Ellen,一位北京普通中产职业女性的普通一天,或多或少也折射出我们大部分人工作和生活中所熟悉的那些元素。只是鲜少有人知道,Versace、东芝、丰田以及“7-11”等耳熟能详的品牌背后,都因为一个名字而相互联系――三井,这个日本最大的综合商社,以不同方式,在不同程度上,控制着上述来自日本以及世界各地的企业:Burberry和Versace,这两个自命不凡的欧洲经典品牌,早在1960年代就将自己在亚洲地区的总经销代理权卖给了三井集团;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东芝,全名东京芝浦电气,其前身可追溯到二战前,是三井财阀麾下的重要直系企业;丰田,世界上最赚钱以及刚刚晋身的世界最大汽车公司,从诞生之日起,就与三井的扶持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虽然从丰田汽车的股东中看不到三井的直接控股,然而“三井住友海上火灾保险株式会社”以及“三井住友银行株式会社”的身影告诉我们他们之间千丝万缕的亲密关系;乐天(中国)食品有限公司和经营吉野家快餐的上海吉野家快餐有限公司,都是三井集团官方公布的在中国投资的33家企业之一;说起新光百货,人们都以为是由台湾新光三越百货和北京华联共同投资所建,然而,不论是台湾的新光三越、还是太平洋SOGO和远东百货,这些集团的背后都有着实力雄厚的日本财团作支撑,而新光三越的背后就是三井财团,这也难怪新光百货在一楼最显著的位置,摆放着FANCL以及SK-Ⅱ等日系化妆品,其中,FANCLE就是由日本FANCLE和三井物产共同开发和销售的;遍布中国的“7-11”超市,在其大股东伊藤洋华堂的背后,站着的仍然是三井财团无所不在的“身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