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村官不当官,这个村官可牛了!!

福建省福清市三山镇嘉儒村村支书俞建平在职十八年,目无法纪,独揽大权,一手遮天,忘记了他自己的身份,忘记了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他不是以党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对照自己,鞭策自己,把党的教导抛到九肖云外,并声称“我的宗旨有钱人要巴结,坏人要利用。人有控告我十三年,照样建平在此”。并利用手中权力,为所欲为,结党营私,一手遮天,拉帮结派,互相包庇,并惯用瞒上骗下的伎俩,贪污,索贿受贿,侵占,敲诈勒索,包庇黑恶势力,容留他人吸毒,非法占用农用地,侵占公款,中饱私囊。广大的村民敢怒不敢言。
  一,巧立名目,不择手段侵吞村民补偿款。
  2.嘉儒风力发电场建设所需运送原材料的道路,系由俞建平承包的,该道路原计划通过良棋村的路段,由于良棋村村民要求补偿款60万元,致双方达不成协议。由于俞建平是道路的承包方,关系到切身利益,俞建平极力主张改道,俞建平胁迫嘉儒中学的校长强行拆除嘉儒中学的围墙,让渣土车及材料运输车辆从学校操场贯穿而过,给师生的人身安全带来隐患。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中闽公司给嘉儒中学的6万元补偿费也落入俞建平的口袋中。
  4.东壁岛涂滩围垦工程竣工后,经三山镇政府和围垦经营企业协商,给周边的沁前村,嘉儒村,良棋村,北陈村,四个行政村留下一片滩涂,让上述四个村自行管理发包。此滩涂每年的承包费为280万元,嘉儒村按协议应得28万元。此款项本应补助给因为围垦工程而遭受损失的村民,但是村民几年以来未得到分文的补偿款。
  俞建平能够在嘉儒村一手遮天,长期侵占村民各种补助款,公然索贿,受到他欺压的村民在他面前是不敢怒不敢言,与他拉拢勾结的一批社会无业闲散人员不无关系。俞建平利用贪污来的赃款,收买了一伙黑恶势力充当打手,在村里横行霸道,并长期聚集在俞建平家中吸食毒品,摇头丸等。同时俞建平收受各赌博组织人员贿赂,利用其在三山派出所的关系,通风报信,使嘉儒村,北陈村赌风盛行。
  1.农田是国之本,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命脉。东壁岛滩涂围垦期间,需要大量的土石,俞建平得悉后,伙同无业闲散人员,黑恶势力,向嘉儒村的第7生产队,第26生产队强行购买鸡脚山和海头前山头,占地面积约70亩,其中可耕地面积约20亩,还有少量的墓地,强行按照耕地每平方7元,墓地每座300元的价格强买。俞建平得手后,就开始将山头的土石挖掘后卖给东壁岛围垦工程队。俞建平及其同伙单单向东壁岛围垦工程队出售土石就得暴利几百万元,此数据可在围垦工程队的账目中查得。但是嘉儒村民得到的却是生态环境已被严重破坏了,无法生产耕种的荒地。
  四,敲诈勒索。
  五,利用职务之便贪赃枉法,侵吞村款,村物。
  2. 俞建平暗箱操作嘉儒综合贝类场的招投标。嘉儒综合贝类场共有土地3000余平方米,在招投标的过程中,共有17标参加,其中的11标之中都有俞建平的红股,俞建平串通嘉儒村第5生产队村民俞培强,第10生产队村民俞祁田,进行串标,俞建平定标底每平方米200元,指定俞培强200元中标,中标后归村集体收入每平方米200元,但是综合贝类场的实际出让价格是每平方米300元,这样本来应该是村集体收入的30余万元的差价就掉入俞建平等人的口袋中了。
  4. 2007年7月,嘉儒村文化广场工程早已圆满结束,俞建平却拿了一张6万多元的健身器材的发票,勒令嘉儒村敬老会给报销入账。其实嘉儒村文化广场的健身器材是由福清市文化局百分之百出资建设的,各个村都一样。这6万多元就这样落入俞建平的口袋。
  6. 俞建平利用职权,长期不支付其家庭的电费。其家庭的月电费都在1000元以上,自他担任村领导的十八年以来,分文未缴。还责令电工将他家庭用的电费摊在新建房村民业主身上。
  六.滥用职权,勒索敛财,包庇黑恶。
  2.嘉儒村委会委员俞培爱,超生超育,本应收到党纪处分,俞建平收取其5000元的好处费后,在俞建平的包庇下便安闲自在。
  4. 嘉儒村村民俞宝云,俞增水弟因自家房屋的污水无处排出,正遇到三山电信公司在嘉儒村埋设电缆下水道,两村民经与电信公司商量,电信公司允许其污水连接至电信公司的下水道。但两村民的下水道要经过村委埕地才能连接至电信公司的下水道,俞建平便向两户索要人民币5000元后才允许两村民的下水道经过村委埕地。俨然村委埕地是俞建平的私有财产。
  6. 政府严令整治农村抢建之凤。但此严令在俞建平的眼里又是捞取一把的好机会。在最近几年里,只要嘉儒村的建房户愿出20000元至25000元的所谓“土地补偿费”,还要再给俞建平个人2000元,什么房子都可以建起来。村委会收此款项时并没有出具正式的发票,只是使用收据,收款事由也是“赞助费”。据统计,自2000年以来,嘉儒村新建房屋户达300多户,被村委会收取了700多万元的赞助费,俞建平个人收取了60多万元的“应酬费”,而且村委会收取的700多万元的赞助费的去向不明。如:嘉儒村民俞思福要新建房屋,被俞建平收取了25000元,村委会开具赞助费收据上的金额是23000元,另外的2000元,俞建平告知:“这2000元是我送出去应酬的,为你们今后到相关部门办证容易”。嘉儒村所有向建房户收款一律都是俞建平亲自出马,每户都是另外收取2000元不开具收据的“应酬费”,此事在嘉儒村应该是人人皆知的。
  8. 俞建平的宗旨是“有钱人要巴结,坏人要利用”。俞建平利用大小儿子结婚,孙子弥月之机。广发请柬,刮民膏。每次的酒席都在50桌以上,只要俞建平觉得是有钱人,不管平常有没有来玩,都广发请柬。按每人1000元计算,俞建平每次办酒席红包收入都在30万元以上。例:嘉儒村海头村民俞云长父子三人均在外承包工程,平时与俞建平也没有来往,俞建平向俞云长父子三人一次就发了三张请柬,俞云长父子碍于面子,怕以后有点小事需要村委会打证明之类的,俞建平会故意刁难,不得不包了3000元的红包。此种情况应该是大部分收到俞建平请柬的村民的真实写照。
  10. 嘉儒村民俞好明的儿子,因为在学校违纪,要被校方开除,俞建平得知后,主动找到俞好明,声称可以利用他的关系,帮助俞好明的儿子免于被校方开除。俞建平在向俞好明索要18000元的“应酬费”后,又向俞好明的弟弟俞好清索要了1200元的西装一套,价值10000多元的鳄鱼牌手提包一个(现在俞建平仍然在使用中),到最后竟然什么事情也没办成。
  七,以参股,红股的形式非法占有,榨取钱财。无孔不入。
  2.嘉儒村村民俞代贵,俞吓达与沁前村村民游振华经审批在嘉儒村设立烟花爆竹经营点,因利润可观,俞建平便见利眼红。教唆心腹俞风云,俞阳光出面竞争,俞建平便出面调解同意俞风云,俞阳光开嘉儒村第二个烟花爆竹经营点。后来,俞建平又教唆心腹俞风云,俞阳光将沁前村民游振华父子打的轻伤后,退出嘉儒村烟花爆竹销售的竞争。现在嘉儒村的烟花爆竹由俞建平,俞风云,俞阳光,俞吓达占股的经营点独家垄断经营。
  4.俞建平利用职权,无孔不入,无利不图,只要在嘉儒村兴厂办企业的,俞建平都要占一份红股,如:嘉儒拖鞋厂,海滩养殖场。业主怨声载道,怒不可言。
  6.2010年5月,俞建平在镇政府看到沁前村温泉旅游开发区的规划图后,便马上教唆嘉儒村第5生产队村民俞培强,由俞培强出面,出资20万元,租来挖掘机,推土机,运输车,在规划区范围的道路两旁及滩涂上,私占土地,在上面栽上以每株7角钱买来的果树苗,共栽上几万株。俞建平这么做的目的可不是要发展果树种植,是待日后旅游开发区动工时,以此提领赔偿款。
  八,在俞建平的纵容包庇下,致使嘉儒村,北陈村赌博盛行,乌烟瘴气,盗车成风。
  2.2003年期间,北陈村社会闲散人员俞杨武(系俞建平的打手,心腹)要在嘉儒村开设赌庄。俞建平也毫不手软,在俞杨武进贡了25000元后俞建平才准许俞杨武在嘉儒村开设赌庄。
  4.嘉儒村现在用“黑车”盛行。俞建平胞侄俞培平,堂弟俞木水,俞官泉和村干部俞水平,俞祁峰,俞能瑞所用的摩托车,都是由俞建平通过他那些社会闲散人员介绍的贼车。盗车者有了销赃的好处所,现在嘉儒村,北陈村俨然是个赃车仓库。有了俞建平这个保护伞,嘉儒村,北陈村买卖赃车赃物已是明目张胆了。
  1.俞建平为巩固其村支书的宝座,不任人以德才,而是结党营私。俞建平担任村支书至今,所有的嘉儒村新入党党员均由他自己一人选拔,钦定。近几年来,其宗亲就有23人入党。俞建平曾嚣张的说:“推选村支书时,我自己的亲信的票数就可以过半了,不管如何换届,只要我想当,我就还是书记,除非我自己当腻了”。
  3.俞建平在嘉儒村范围内,就是个“土皇帝”,所有有经济收入的部门,他都要把持控制。如与村委会毫不相干的嘉儒村敬老会(因敬老会每年的戏院租金,座椅碗筷等其它租金收入相当可观,另有众多乡贤的捐款),由俞建平兼任会长,敬老会的会计有其叔俞木法担任。又如嘉儒村元帅宫管委会,俞建平拉拢十多个的社会闲散人员,打手,将原来管委会的管理人员全部驱逐出管委会,甚至到原管委会负责人俞云春家打砸,殴打俞云春父子,迫使俞云春弃权退出管委会。俞建平的这次行为受到福清市宗教管理局的关注,福清市宗教管理局了解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后,不承认俞建平所组织的一伙人成立的管委会。但是俞建平根本不把宗教管理局放在眼里,现在管委会仍有俞建平一伙人把持,目前管委会的出纳是由俞建平的堂弟俞木水担任,现在元帅宫管委会所有的开支皆有俞建平及其堂弟俞木水把持。嘉儒村民,北陈村民的宗教圣地元帅宫竟然被俞建平搞得乌烟瘴气。
  以上只是举了俞建平一小部分的事例,相信如果有相关部门能够介入调查的话,还能挖掘出大量的俞建平违法乱纪的犯罪事实来。真正希望相关部门能还嘉儒村民一片干净的乡土。能让还生活在这片乡土上的乡民们能够生活的有尊严,能够让从这片乡土上走出来的正在外面打拼的乡亲们还能有一丝的乡愁。不要让嘉儒村的村民觉得是非黑白颠倒已成为习惯。嘉儒村,希望不会成为下一个“乌坎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