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癌症康复俱乐部存在骗取占用财政资金并违规发补贴等严重问题

  江西省癌症康复俱乐部

  正值全国上下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契机,期盼中央和江西省领导以及国家有关部门高度重视群众多次反映强烈的该俱乐部突出问题,希望江西省民政(民间组织管理及执法监察)、财政、审计、卫生(业务主管)等职能部门,联合采取有力措施,严肃查处,切实整治,也需要媒体和网友的关注及舆论监督,以维护国家法律法规的权威,规范财政资金的使用,加强社会组织领导成员的作风建设,促进社会组织公平、健康发展,给该俱乐部广大会员及社会一个交代。
  该俱乐部存在的突出问题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其问题是,他们竟敢违反国务院颁布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利用省政府对全省癌症患者的关爱,采取隐瞒实情、编造理由、弄虚作假等伎俩,欺骗省政府,骗取省财政资金。他们心里明白,如果不利用这种手段,省财政不可能每年给这样一个小俱乐部划拨如此大数额的资金。
  (二)根据《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该俱乐部只是一个以“江西省”冠名的民办非企业单位,因《条例》规定不准设立分支机构,所以没有职能和渠道服务于全省癌症患者,省财政每年划拨的资金也就不可能用在全省癌症康复工作方面。因此,该项巨款实际全被他们占用了。多年来,这个集体经济性质的小俱乐部,靠骗取和占用国家财政资金,并采取巧立名目谋利、想法设法开支等手段,共花费数百万元,浪费的实在令人痛惜!
  (四)我省肿瘤方面的社会组织有两类,一类是省市级行业性、学术性抗癌协会,主要由有关医院医护人员组成;另一类主体是癌症患者的“自救互助”康复组织。该俱乐部属于后一类,其登记证书注明业务范围为:宣传康复知识,组织联谊活动,开展康复培训,进行康复咨询。显然,该俱乐部不是肿瘤学术研究类社会组织,没有课题研究的业务范围,会员是非医学专业的癌症患者,也达不到搞课题研究的水平。那么,以该俱乐部名义搞所谓课题的,实际是掌控俱乐部财权的挂靠单位领导、肿瘤中医熊某等人。
  就搞课题而言,要有自愿申报、专家评审、择优立项、专家鉴定以及有关领导机构审定和成果发布等严格规范的流程,并且课题从立项到结题整个过程一般都要求公开,不但自筹经费的要这样,国家拨款的更应这样。然而,熊某等人以该俱乐部名义搞的所谓课题,既没有经过这样严格规范的流程,也不公开透明,会员不知道他们究竟搞了什么课题?倒觉得他们一直在暗箱操作,浑水摸鱼。
  综上所述,希望江西省财政、审计、民政(民间组织管理及执法监察)等职能部门依照《条例》等规定及登记证书明确的业务范围进行监管,不但要终止拨款给该俱乐部,而且要追缴挂靠单位领导熊某等人多年来弄虚作假、未按课题规定程序搞所谓课题花费的财政资金。
  该俱乐部每年虽要“例行公事”接受江西省民间组织管理部门的年检,包括会计事务所的财务账目审查,但根据《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以及有关财务管理制度,对于省财政资金和社会捐款收支情况,还应接受江西省财政、审计等职能部门及社会监督。可是,多年来,他们从不阳光操作,既没有设立监事会监督,也从未向广大会员及社会公开财务账目,存在不公开透明,缺乏省财政、审计等职能部门以及社会公众参与监督等问题。希望江西省财政、审计、民政(民间组织管理及执法监察)等职能部门加强监管,责令整改。
  这些会员领导实际都是志愿者。他们热心公益、奉献爱心,在帮助病友的同时也快乐自己,这本是件好事,但他们应该在不为任何物质报酬的前提下,尽己所能,服务社会,奉献个人时间和行动。况且,这些人基本都有单位和退休工资,俱乐部也聘用了专职工作人员,每月照发数额不菲的工资。可是,他们享受这种福利待遇,实际就是有偿服务,其性质变了,也玷污了公益性及志愿者声誉。无论以何种理由,从什么项目支出,属于集体经济的俱乐部,利用骗取并挤占挪用省财政资金等发放补贴,明显违反《条例》等规定。
  四、限制人身自由。令人费解的是,该俱乐部有位某学校退休员工、每月享受俱乐部最高补贴待遇且本身也是癌症患者的副理事长,不顾其他会员领导的感受与不满,以冠冕堂皇理由,授意主张和坚持对所有会员领导约法三章并签定协议(被人们称为签定“卖身契”),不准他们参与其他癌症康复社会公益组织的工作及活动,只能一心一意为该俱乐部“效劳”。这些会员领导看在补贴待遇份上只好违心顺从,以致在享受福利待遇的同时也付出了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代价。
  社会组织本身具有松散性,即便是内部工作制度也只能约束有关工作行为,怎能约束工作之外的人身自由呢?难道这些中年人还需要该俱乐部“监护”吗?莫非法律赋予公民应有的人身自由也敢剥夺?怪哉!
  五、到任期不换届。该俱乐部有关领导怕丢“乌纱帽”而损失利益,竟然不执行有关规定,不遵守俱乐部章程中四年任期和选举产生与罢免领导等有关条款。
  希望江西省卫生(业务主管)和民政(民间组织管理及执法监察)等职能部门加强监管,责令其整改。整改期间,需要有关管理部门指导和监督该俱乐部在换届选举中改革选人用人办法,建立竞选机制,充分发扬民主,做到能者上,庸者下,着力把好用人关。根据癌症康复社会组织“自救互助”的特点,我们强烈要求理事长(法人)人选由非肿瘤医生的癌症康复患者担任,班子成员应选用有爱心、无私心、讲真话、办实事、讲团结、促和谐、能力强、会干事且不超过60岁的癌症康复患者组成。
  进一步发挥社会组织作用,也是政府简政放权的一项有效举措,符合党的十八大精神。目前,全国各地癌症康复社会组织蓬勃发展,我省也不例外。除该俱乐部外,我省已先后成立了许多此类组织,而且向市县延伸,并发挥了积极作用。这些组织均挂靠在有关医疗单位,并由挂靠单位提供工作人员、办公活动场所及资金投入等,时常开展多种有益活动,还为会员提供挂号、体检、治疗以及康复旅游等实实在在的减免优惠,参与服务工作的癌症康复患者都是无偿奉献爱心,深受欢迎。仅南昌市区就有多个这类社会组织,其中有的抗癌协会已率先在全省成立了这类俱乐部,一千多名会员遍及全省各地;有个名为“抗癌健康俱乐部”的市级这类组织也成立多年,已拥有本区域一千多名癌症患者会员。

  邮箱:372191712 @qq.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teen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