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至县人民法院就一起明显有争议的强迫交易案作出有罪判决

  从一定意义上说,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政法战线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身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为减少冤假错案,现对东至县毛田村太阳坞组车队8位驾驶员强迫交易案作一下剖析,以供读者及法律工作者评析。
  六合华丰石子厂(以下简称六合厂),坐落于东至县毛田村沈村组,生产白云石,年产值5000万元左右,东至县纳税明星企业。
  赵红军,男,汉族,1967年2月出生,现住址:至县尧渡镇毛田村太坞组,联系方式:18256648402,职业:驾驶员。以前未受过处理,现取保候审并失业在家。
  另5位驾驶员分别是:叶永青、沈金亮、冯凯、胡海保、李三保,年龄42岁以上,职业均为驾驶员。
  辩护律师,程玉伟、周国清等
  2012年年初,毛田村太阳坞组8位驾驶员先后购买车辆与路驰公司签订挂靠协议支付挂靠费0.5元每吨的费用,利用路驰公司与六合厂签订运输协议为六合石子厂承运石子,协议履行后双方一直相安无事。2012年12月20日,东至县政府开展雷霆行动治理运输超载,要求六合厂运输车辆的每台车运输量由原来的70吨降一半,否则不得营运。8位驾驶员向厂方提出每车运输量降半会亏损,要求厂方将原来的每吨7元运价适当提高一点,厂方坚持只要车辆改装撤除恢复车辆营运证件照片上的原貌且只能每吨7元就可以继续运输,双方未谈成,后厂方以不符合治超要求拒绝让8位驾驶员继续运输石子,8位驾驶员只好作罢,失业在家。2013年1月2日六合厂购买13部前四后八的自卸车到位(早已着手提前一个月左右从汽车贸易公司预定且大批量购车必须提前预定),第二天即1月3日路驰公司与六合华丰石子厂解除运输合同(解除协议实际是假解除,其他挂靠路驰公司的车辆仍然为厂方运输,不受协议解除的影响)。1月4日、7日、9日八位驾驶员在对解除协议不知情的情况下(案卷中没有证据证明八位驾驶员收到路驰公司的有关合同解除的书面通知或电话通知)到东至县信访局上访三次,认为自己购置车辆的每月按揭款高,负担重,不运输或亏损运输则无法偿还各自的按揭款,要求厂方要么上调运费要么收回自己购买的运输车辆,未果。期间, 1月5日上午8位驾驶员发现六合厂自己购进货车并在运输而将他们踢走,认为厂方做法不地道,打电话到东至县交通局运管所,运管所主任张某带另外三名工作人员到六合厂协调,召开驾驶员代表和厂方开会,协调未果。1月7日六合厂用两辆挖掘机停放在厂方道路进口处阻止未恢复原貌的车辆进厂运输。其后,8位驾驶员陆续按照治超要求将改装的车厢板恢复原状,听讲六合厂给毛田村沈村组车队驾驶员运输价格由原来的7.5元/吨提高至10.5元/吨(毛田村沈村组车队驾驶员强迫交易案案发后书面结账证据证明情况属实),感到受到歧视,非常气愤,不知如何是好,又担心开车去要求运输会引发矛盾,于是在2013年1月21日8点左右8位驾驶员中三位到毛田村村委会咨询赵继光支书,赵继光支书经电话联系厂方后,转告厂方意见即符合治超要求且接受厂方运输价格就可以去运输并讲人家10.5元每吨都能运你们不去试试看怎么知道。10时左右,7位驾驶员(另外一位驾驶员赵红军没有开车去而是搭便车到达现场)陆续开着自己车辆到六合石子厂入口处(因有厂方挖掘机阻挡无法进入),想进入厂区堆货场运输,叶永胜货车开在最前面,停在六合厂入口处无法进入,堵住了路口,厂方立即报案,值班民警出现场后向所领导汇报,所领导向县尧渡镇分管领导汇报,尧渡镇分管领导答复下午派人到现场协调处理,尧渡派出所值班民警返回。期间,为六合厂运输的驾驶员陆续来了二十多人围观。12时10分左右,毛田村沈村组的驾驶员装运石粉出厂区,因叶永胜货车堵住路口无法出去,经过协商,叶永胜将自己的货车(赣G94080)朝前开了10米远的距离,让出六合厂的路口,待毛田村沈村组的七部货车经过出口后,叶永胜上车将车发动,把车朝后倒,准备停放在开始停放处,六合厂职工徐某在叶永胜车后面阻止叶永胜货车后倒,没有阻止住,徐某就跑上前拉开叶永胜驾驶室的门,将叶永胜拉下来重重摔倒在地,在其脸上打了一个耳光(这一细节在案件调查审理中忽略了,没有查证到位)。赵红军等人见到自己亲戚叶永胜被打后遂出手相助,六合厂职工石某见状就上前帮助徐某参与殴打,在场的查桥交管站站长苏某及时制止,事态暂时平息,并对叶永胜说:“你将车子让开不能影响公路车辆行驶。”叶永胜在站长的指挥下上车发动车子先朝前开,石某就站在叶永胜前面阻止叶永胜开车并说:“你有本事就开车撞我。”叶永胜急刹将车停住,遂按照站长要求往后倒,石某突然跑到车后将脚放在后轮胎下面,并说:“有本事就从我脚上压过去。”叶永胜急刹车,由于车的惯性压了石某的右脚背(现场围观驾驶员大喊刹车刹车!可能发动机噪音大现场闹哄哄的叶永胜没有听到,公安机关认定叶永胜倒车压脚行为系故意伤害,对该行为以故意伤害罪移送起诉),石某倒地,叶永胜在驾驶室向外看,发现石某躺在地上,然后将车子朝前开了一点距离,石某的脚从轮胎下面抽出来。石某的脚被叶永胜车子压到后,六合厂徐某找来电棒(因电棒属于管制器具已经被公安机关收缴)用电棒电击了驾驶员李三保腰部一下,赵红军见状想出手帮助,徐某就用电棒电击赵红军颈部一下,李三保、赵红军当场被击昏倒地。沈金亮等人见状从车上找来钢筋想追打徐某,徐某就跑掉了,没有打到徐某,混乱中,六合厂职工鲍某的右眼睛眼皮不知被谁刮到出血。随后,受伤的六合厂职工石某、驾驶员赵红军、李三保、叶永胜陆续被送到医院治疗。其他驾驶员见状后非常气愤,分别将自己货车开进六合厂进口25米处,堵住六合厂通道以抗议厂方职工使用电棒打人(此时堵住通道的原因这一事实公安机关、检察院均没有调查核实,法院没有审理认定)。第二天即1月22日尧渡镇江涛镇长亲自召集驾驶员代表、厂方负责人等等开协调会,经协调双方和解并重新达成运输协议,协调会期间,赵红军的母亲和妻子得知赵红军被电棒击昏后,非常气愤,扬言谁要把车开走就先把她压死。和解后晚上停在厂区入口的车辆全部开走。1月23日开始,双方继续履行协议一直相安无事。
  案件事实经过来自公安机关、检察院的起诉意见书,没有虚假成分。
  (一)被告叶永胜、赵红军、胡圣斌在没有违反取保候审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妨碍诉讼行为情况下,在承办法官才收到检察院移送的案卷还没有阅卷的情况下,在三位被告在第一次接受法院传唤到庭的情况下,立即对三位被告进行逮捕(8点半到庭10点送至看守所),在判决书中认定为依法逮捕,这样做实际上还没有阅卷就认定有罪,如果不作出有罪判决,法院没有退路就要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三)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8位犯罪嫌疑人特地书面向办案单位申请要求调取价格歧视的证据,但始终没有调查收集证明无罪的该项证据。
  四、一审法院判决中存在的问题
  (二)法院认定六合厂与路驰公司之间的合同解除是真解除与事实不符。六合厂与路驰公司之间的合同解除是假解除,其他挂靠路驰公司的车辆不受合同解除的影响,证明假解除的证据充分,但法院没有认定假解除,却认定真解除。有充分证据证明路驰公司没有将合同解除事项通知车队驾驶员,驾驶员对解除合同一事不知情的情况下去厂方运输属于正当行为,但法院对此事实环节避而不谈。
  (四)法院认定六合厂明确向村支书赵继光表示不能运输与事实不符。实际情况是村支书赵继光经电话联系六合厂后,六合厂在电话中给赵继光答复货车站板去掉符合治超要求并接受厂方价格就可以运输,而且赵继光补充说既然有价格歧视别人能运你们怎么不能运,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在这种背景下,毛田村太阳坞组车队驾驶员才纷纷开车去往六合厂。此事实可以通知证人村支书赵继光出庭作证,而公安机关对此环节没有调查到位。
  (六)毛田村太阳坞组车队驾驶员与六合厂之间长期履行合同,双方发生矛盾是发生在合同履行期间,矛盾发生后经调解又达成新的协议。但法院对此事实避而不谈。
  (八)案卷中没有证据证明驾驶员对厂方负责人实施暴力或威胁,厂方负责人在自己的言词笔录中没有陈述到自己受到暴力或威胁。由于没有此方面证据,法院判决书中缺少毛田村太阳坞组车队驾驶员对厂方负责人使用暴力或威胁这一犯罪构成要件,没有对使用暴力或威胁进行充分认定。
  (十)路驰公司负责人经法院通知后拒绝到庭接受质证,但法院判决书却采信路驰公司负责人的证人证言,违背刑事诉讼法的要求。案卷中缺少路驰公司对8位驾驶员的货车进行日常管理的书面证据,实际上路驰公司只收0.5元每吨的管理费,其他事项基本不管,法院认定驾驶员受路驰公司调度没有证据,驾驶员与路驰公司之间仅仅是挂靠关系。
  (十二)胡圣斌案发前一直是在每月下半月到六合厂运输,案发当日他开车到厂方运输的时间也是下半月,其在不知情合同解除的情况下去掉站板符合了治超要求并接受厂方运价去厂方运输以履行双方的事实协议, 是履行合同的正当行为,胡圣斌的后续堵住厂方通道的行为是出于气愤抗议厂方职工使用电棒打人,其主观上根本没有强迫交易的故意。在双方打架过程中胡胜斌没有参与打架而是拉架,还被他人砸伤了手,胡圣斌根本没有使用暴力和威胁手段。这些事实法院均视而不见,其认定明显与事实不符。
  五、案件办理的公正之处
  (二)检察院否定了公安机关起诉认定的叶永胜间接故意伤害案。
  (四)检察院否定了公安机关起诉认定的堵路时间长达三天。
  (一)驾驶员们在主观上是想到厂方进行强行运输交易还是抗议被厂方价格歧视,是否能够排除合理怀疑。
  (三)驾驶员们有没有对厂方负责人使用暴力或威胁,厂方负责人是否感受到被暴力或威胁而不得不让驾驶员们运输。
  (五)本案是运输合同纠纷引起的治安案件还是强迫交易刑事案件。
  鉴于上述情况,特发此文供读者及法律专业人士评析,希望本案最终能得到公正、令人信服的判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9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