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教授:民主会使台湾破产(转载)

  马政府的财经政策使台成希腊第二;
  去年台湾总统大选期间,在野的民进党主打“公平正义”的议题,引起社会热烈回响,连任成功的马英九,在胜选演说中也主动承诺会对分配正义、贫富差距等问题进行改革。
  然而,三个多月来,马政府擎着“公平正义”大旗,无畏各界訾议,仓促实施油电双涨,并拟课征证券交易所得税(以下简称证所税),几乎得罪所有阶级,民怨四起,马英九的支持度也掉到历史谷底,不到两成。
  “公平正义”正当性十足,但如何落实,让人民“有感”,却非易事。
  以油价上涨为例,台湾97%能源是进口,油价本应依市场波动,但民进党陈水扁政府和国民党马英九政府都曾为了选票而冻涨,结果是拿全体纳税人的钱来补贴用油者,当然不公平。
  娴熟财经的前副总统萧万长6月25日在一个公开会议上说,台湾“公平正义迷思重创政府与企业信赖关系”。税改团体更批蓝绿“公平正义玩假的”。
  继证所税后,不动产实价登录确定在8月1日上路,这是政府为落实居住正义跨出的另一步,不过,这与实价课税的理想仍有段差距。
  王建煊于财政部长任内就主张按实际售价课征土地增值税,但当年国民党黑金政治猖獗,相关人士放话污蔑王建煊,称“外省部长抢本省人的土地”,且不惜以挑起族群问题来吓阻决策,导致王请辞下台。
  台湾会是第二个希腊?”
  从去年希腊爆发财务危机以来,台湾内部陆续有人提出类似警语,此言未必是事实,但以台湾财政状况恶化的情形来看,倒也非危言耸听。
  1990年,中央政府负债不到2000亿元(新台币,约85亿新元),仅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7%,短短20多年,中央政府负债迅速增加至5兆元(新台币,下同),占GDP的54%。如果再加上各级政府的军公教退休金、劳保年金给付准备、健保费用及就业保险等潜藏性债务,总负债金额至少15兆之多,台湾实已破产。
  原本“台湾钱淹脚目”(福建话,意指台湾富裕,钱多到“淹”过脚踝),为何财政迅速恶化?
  答案就出在台湾几乎年年选举,为了讨好选民,各政党、各候选人不断扮演圣诞老人“政策买票”,20多年来的税政改革多是减税。
  财经学者出身的国民党不分区立委曾巨威向本报指出,台湾虽有两大政党,但就财经角度来看,台湾的政党只有一个,偶尔在选举出现财经区隔,但都是有选举目的,“选举时才会有左派价值出现,但无论谁执政,就回归右派意识形态。”
  “支出是左派 收入是右派”
  曾巨威说,为了选举,台湾政府“支出是左派”,例如发老人年金、幼儿津贴,是大政府的想法,但“收入是右派”,即课税越少越好,否则富人就会跑掉,因此赤字不断扩大。
  前卫生署长、亚洲大学讲座教授杨志良在《台湾大崩坏――挑战没有希望的未来》一书中也指出,台湾是右派的资本主义社会,但实施社会公平正义、备受国外推崇的全民健保却是左派的政策。
  杨志良警告,“特别是税制,独让健保承担过重的责任及改革的任务,不但不公平,实际上也做不到。”随着人口结构老化,健保亏损愈形扩大,恐怕维持不到10年。
  “很多财政立委是大财团养的”
  杨志良在任内的民意满意度是内阁阁员中最高的,为了改善健保财务,他与许多专家学者规划二代健保,最后未竟全功而请辞。
  他愤愤不平地说,财政部都在降有钱人的税,很多财政立委是大财团养的,而人民短视近利,民粹立委左右国会,政策就缺乏公平正义。
  2008年马英九当选总统,碰到金融海啸,为使海外资金回流台湾,将遗产赠与税率从50%降至10%。国家科学委员会主任委员朱敬一就批评,此举让台湾每年损失200亿元的税收。
  台湾的租税负担率(租税除以GDP)从1990年的20%下降到现今的12%,相较于其他国家15%到20%左右是偏低的。然而,七成以上的税收是来自薪水阶级,相对地,以钱滚钱的资本利得,包括证券交易所得和土地增值却不必缴税,税制不公,人民怨声载道。这也是马政府推动证所税的原因,奈何事与愿违。
  “只要是两党选举的政治,福利不断增加,税收不断减少,财政一定崩溃。”台大财务金融系教授黄达业对本报强调,“我对民主政治很不乐观,征税多难哪,光一个证所税,整个台湾都快垮掉了”。
  他指出,不只中央政府,各县市地方政府的财政窟窿恐怕比中央还大,地方政府举债没有上限,只要议会通过即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7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