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实体经济主要指生产制造业和有店铺经营的生活服务业的话,这些年大家的普遍感受是实体经济难过,生意难做。因实体经济生产创造着GDP财富,且其他金融、地产、文化、娱乐等第三产业依附于实业,所以一种普遍的担忧是中国经济怎么办?
  实体经济如何准确界定、景气与否、能否一概而论(如低端制造业和高端制造业/资本密集型的制造业和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等)暂且放在一边,请以你自己的亲身感受为例:你觉得有哪些生活物资稀缺购买不到么?实际的情况是商品供应充足,且还算物美价廉。大商场里的店铺关闭,甚至住宅的底商纷纷转让,看似经济萧条,可你在这些店铺里消费有多少?实际的情况是你的购买渠道转移了,通过京东/淘宝等网络消费的比重大幅增加。那电商是否属于实体经济?
  以上这些有什么内在逻辑?这几年,一二线城市房价暴涨,不少人靠投资房产的收益完胜做实业,一种论调甚嚣尘上:实体经济的萎靡是因为房地产行业的挤压,钱都流入了地产业,买房炒楼催生资产泡沫了!中央一直在鼓励(政策/税收/金融的支持等)、地方一直在支持(土地/财政补贴的倾斜等)、企业家有着做实业的情怀、百姓也知道实体经济的重要性,可为什么钱还是没有进入实体经济呢?
  本文的分析或许不尽全面,仅作为抛砖引玉,为大家提供另一种思考角度。
  1、高房价毁了实体经济?

  

  准确的说,是低端、无技术含量、环境污染严重、缺乏议价能力的劳动密集型实体经济很难!因为这些行业进入门槛低,产能过剩造成相互压价利润摊薄,而人力/营销等成本(随着经济发展,这些成本必然上涨)却在一个劲地上升,而这肇始于四万亿。
  四万亿的功过仍没有定论,但它的一个问题是制造了大量的过剩产能――水泥、钢铁、玻璃………并让一些本该淘汰的落后产能得以生存延续――过量的投资产生了大量的需求,这些需求让落后产能的商品又有了市场。这就是实体经济艰难的根本原因:是商品供应太多了,只好价格恶性竞争,此时再让资金进入实体经济增加产量,那不是送死吗?!不得已资金才去寻找其他的高收益行业,这也是2012年后资金脱实向虚的原因――四万亿的刺激需求告一段落,新增加的产能无处消化。
  这两天一则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中国高赋税”的肺腑之言刷爆了朋友圈,很多人又把实体经济萎靡归罪于税费,政府高税赋无异于抢劫,所以我们提倡“小政府大社会”――政府除了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外,其他的都应交给市场。但高税赋是原因之一,并不是根本原因――企业的高税赋可以通过提高价格转嫁给消费者,无法提高的原因的是供应充足价格竞争。除了福耀玻璃这样的正规大公司,更多的中小实体不得已通过偷漏税生存――而今偷漏税仍在,可以前能活现在却不能活了,为什么?还是产能过剩啊。
  如此来看,实体经济的困难如何破?答案是研发创新,生产出创造需求的商品!苹果之前,手机本已存在,可它出现却颠覆了手机行业,让手机的需求出现了新一轮的爆发。
  那资金为什么不进入实体经济中去搞创新研发呢?
  3、为何不大力研发创新?

  在我国各种基本生活物资(吃穿住行,家用电器等)供应基本满足后,已不能通过简单量的增加来刺激需求,需要科技、人类智慧去研发新产品创造新的需求,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消费升级,对生产厂家供应方来说就是产业结构升级。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钱进入实体经济、创造社会财富,不用小老百姓担心,国家部委其实早已为此操碎了心。
  有恒产者有恒心。首先,要保护好知识产权,只有这样资金才会敢于投入研发;此外,还要保护好财产权,民营企业的财产要跟国有/集体企业的财产一样被同等保护(重庆唱红打黑期间,不少民营企业的财产就被无故查封没收),这样大家才敢于投资做大蛋糕。最近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即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税务过高已成各界共识,有中美两地投资经验的曹德旺说“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学者李炜光甚至提出企业的死亡税率问题――即中小企业如果不偷漏税只能死亡,因为纯利润还不够缴税的。生产成本刚性,人工成本刚性,管理成本刚性,如果税务成本(税收的目的是集合大家的钱,提供行政/市政/教育培训等公共服务的,但税收的去向及合理性却一直不甚透明)也无法降的话,企业要么偷漏税、要么就不投资,实体经济如何起来?
  中央高层对中国经济的问题和症结也比较清楚,出得很多政策也方向正确,更多的是执行过程的问题,也许是既得利益群体的阻挠、也许是没有具体操作细则、也许是执行的可操作性不强……
  5、后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