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全国的南通建工集团董事长张向阳贪污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大案,在原南通市政法委原副书记王振等大保护伞的包庇操纵下,南通市检察院反贪局秉承旨意,暗箱操作,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避重就轻,以“排队候诊式”的虚假取证办案,以全力庇护贪腐分子张向阳无罪为宗旨,将犯罪证据铁证如山的张向阳贪污犯罪案,办成了一个“贪腐有功,反腐有罪”的腐败包庇案。南通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沈文浩和检察官孙孝成无视党中央的反腐号令,无视人民检察为人民的神圣职责,竟打着反腐的旗号,暗地里与贪腐分子张向阳串通勾结、遥相呼应、狼狈为奸,明目张胆地办假案、办黑案、办包庇案,有案不立,有罪不究,让贪腐分子张向阳至今逍遥法外。现将沈文浩和孙孝成包庇张向阳贪污犯罪,严重不作为、乱作为的事实举报如下:
  二、南通市检察院反贪局沈文浩、孙孝成自导自演,丧失原则立场,拼命为包庇张向阳的贪污犯罪效劳。2015年7月,南通市反贪局将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调查张向阳隐匿国有资产的介绍信送给张向阳阅看后,竟让张向阳安排南通建工集团一名副总经理担任联络人,负责通知张向阳审定的知情人去检察院做调查材料。更为狂妄的是张向阳到检察院接受调查回来后,在多个场合宣扬“检察院查的我是没有问题的,我今天不是还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其实,张向阳早就知道保护伞已经让他吃了有罪不究的定心丸。据被调查人员讲,他们都是在检察院办案询问室门外排队等候做材料,相互之间还见面打招呼,他们回来后还亲自向张向阳汇报调查的内容。沈文浩、孙孝成安排这样的办案调查,就是让被调查人员之间相互监视,共同一致地为张向阳做假证、做伪证,然后张向阳得到每个人被调查的作证信息后,以此作为论功行赏的依据。被调查人还透露,沈文浩为首的办案组在调查中,与被调查人不谈正事,东拉西扯,称兄道弟,根本不涉及张向阳贪污犯罪的主题。而有正气的知情人都被拒之在办案调查之外,其意图就是让他们庇护张向阳贪污犯罪的阴谋顺利得逞。
  四、南通市检察院反贪局沈文浩、孙孝成与贪腐分子张向阳肮脏一气,信口雌黄、胡编乱造,竟向省检察院报告称,南通建工集团在改制中隐匿的数千万元国有资产是由南通市人民政府赠送的,公开为张向阳贪污侵吞国有资产寻找借口庇护。在此,请南通市检察院出据南通市人民政府向南通建工集团赠送国有资产的文件,并向社会公布。
  六、张向阳在改制中大肆隐匿海外国有资产,而南通市检察院反贪局对举报人提供的证据不予调查、不予采信,只听信张向阳等人提供的假证。更为荒唐的是,南通市检察院反贪局沈文浩、孙孝成对查实张向阳滥用职权走私象牙,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的犯罪,竟然以找不到受贿人而不予立案。
  八、南通市检察院反贪局沈文浩、孙孝成拒不接受实名举报人提供的证据,拒不与实名举报人核实举报内容,而是凶神恶煞的将举报人视为“犯罪嫌疑人”,堂堂的人民检察院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干着违纪违法的黑暗勾当,贪腐分子张向阳竟被他们庇护包装成为“贪腐英雄”。
  十、南通市检察院反贪局沈文浩、孙孝成违纪违法,充当张向阳贪污犯罪的保护伞。法律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在国家出资企业改制过程中,隐匿公司、企业财产转为本人持有股权的改制后公司、企业所有,应当以所隐匿财产金额计算贪污数额,所隐匿财产在改制过程中已为行为人实际控制,或者国家出资企业改制已经完成的以犯罪既遂处理。张向阳身为原南通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在该国有公司改制中,又担任南通市建设局成立的南通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改制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还担任南通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清产核资领导小组组长。张向阳在改制过程中,具有对公司全部资产进行完整、如实申报的义务,但他正是利用上诉职务之便,没有将公司全部资产如实完整纳入资产评估,主观上故意隐匿了南通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的国有资产,其行为已构成了贪污罪,更为严重的是,张向阳还私自选择了南通中瑞华会计事务所对该公司资产进行评估,涉嫌勾结隐匿国有资产共同犯罪。南通建工集团改制后,中瑞华会计事务所负责公司改制评估的负责人袁裕平,与他人合伙成立了私营会计事务所,承包了南通建工集团所有的审计业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elve + eigh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