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成玉呼吁解决养老问题 中石化下岗工"活不下去了"
  13年前,中石化系统30万名职工与单位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下称“协解”),被一次性买断工龄后推向社会,自己负担社保费用。而一次性补偿金在“8万-11万之间”,这些钱令他们现在“真的活不下去了”。
  长、党组书记傅成玉呼吁国家给予政策支持,解决中石化协解人员的养老问题。
  “真的活不下去了”
  13年前,2001年前后,中石化进行减员增效、改制分流,有30万名职工与企业协议解除劳动合同。按傅成玉的说法,当时实行的是买断工龄:根据工龄、级别,中石化给了解除劳动关系的员工一次性补偿,费用在8万-11万之间。
  傅成玉说,经过人社部、财政部和国资委的许可,中石化现在能够替一部分人解决临时性工作,做清洁工,做门卫。但是按照当地政府的标准,一个月只能拿800-900元钱。有的买完保险只能剩下147元钱。
  傅成玉组织座谈会,见了一些老职工代表。他发现职工们“真的活不下去了”。
  中石化内部人士分析,当时为配合公司上市,中石化压缩人力成本、减员力度非常之大。
  2001年4月23日的《北京石油报》刊登《减员必须增效》一文:“据初步测算,股份公司和集团公司每年共减员分流8万人,当年可核减工资总额4.75亿元,再加上各种社会保险,当年可节约人工成本9.12亿元,以后每年可节约人工成本14.24亿元,四年就可收回减员分流所支付的费用。按股份公司和集团公司十五期间共减员分流28万人计算,五年可以节约人工成本107亿元。”
  “可以说,中石化当年把30万人一下子推到社会上,才有今天形成利润的条件!”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就协解人员买断工龄的资金标准(亦称“补偿补助金”),中石化当时的相关文件规定:按照职工的本单位工作年限,每满一年发给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有条件的可按照职工的本单位工作年限,每满一年发给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生活补助费,但最多不超过12个月。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透露,中石化北京分公司的协解人员,按照4750元/年工龄的标准,云南分公司是3900元/年工龄,天津分公司是4200元/年工龄。这三家分公司同属中石化的销售板块。
  2001年协解工作完成后,有老职工反映待遇过低的问题,中石化印发《关于近期协解人员上访问题的答复口径及政策依据的通知》(下称“通知”),提供相关案例供内部人员答复职工时采用:
  “同一单位某协解人员,女,协解时40岁,工龄21年,领取补偿补助金8.6万元。按同样方法计算,10年缴费总额2.3万元,剩余6.3万元,月均生活费为520元,略高于当地最低工资水平470元。”
  通知据此要求:“由于协解人员已经与原用人单位解除了劳动关系,原用人单位没有再承担其社会保险缴纳的义务,在这个问题上各单位绝不能开口子。”
  13年弹指一挥间,货币实际购买力的变化是不容忽视的事实。中石化北京的协解人员提供的资料显示:
  离奇的是河南分公司的标准。
  据时代周报多方调查,河南分公司县级石油公司的协解职工,无论工龄长短,大都在2万元以下,超过2万元的寥寥可数!
  蒋举生,1940年生人,1957年参加工作,协解时有43年工龄,买断资金仅有1.1424万元。蒋钜林,原睢县石油公司财务科长、会计师,1980年元旦参加工作,2001年11月被协解。工作整整22年,仅拿到买断资金1.044万元。
  河南的资金黑洞?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透露,河南分公司2000-2001年共分三次协解21330人,而且全部是县级的石油公司。
  “1998年县级石油公司资产早就上划了,当时协解资金,以市级公司的上年度月均工资为标准,报省公司审核,亏损、资不抵债根本不是理由。”中石化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
  这位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解释:“河南销售板块的协解资金,当时存在一个巨大的黑洞,钱是有,但没有用在职工身上。”河南协解人员被推向社会后,普遍生活困难,举步维艰。
  蒋钜林全家五口人挤在两间不足50平米的破房子里生活。下岗时,蒋钜林正值壮年,没有能力赡养年迈体弱的父母,还得靠他们那微薄的收入接济度日。对于未成年的孩子,无力支付他们的学费,正读高中的大女儿不得不辍学打工。
  从协解开始至今的十多年里,至少在傅成玉提出此问题之前,河南分公司就此问题一直上访不断。
  2006年3月,河南三门峡卢氏石油公司下岗职工与公司、当地政法部门签订《不准上访承诺书》。“拿这个生活费,就必须得给签承诺书”,卢氏县一位协解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位协解人员当时得到了7000元的“生活费”。
  “还账”刻不容缓
  1999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贯彻两个条例、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加强基层征缴工作的通知》中规定:“任何单位都不能以‘买断工龄’等形式终止职工的社会保险关系。”
  中国石化(600028)(2001)人劳字63号《开展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工作实施办法》第三条“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的操作程序”第一项规定:“在解除劳动合同前,职工首先要提出‘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书面申请’”。
  在解除劳动合同前,睢县石油公司向职工发放了《民意调查表》,该表第一条第二项“睢县石油公司人员出路”规定:“必须与睢县石油公司签订终止劳动合同的协议”;第三项规定“如果按规定三个月后签订解除的,经济补偿费最高不得超过原来的一半(三个月内解除的补偿为5000-10000元);最长期限不得超过半年,超过半年的一分没有”。
  据原三门峡卢氏县石油公司介绍,2000年7月,在卢氏县公安局五楼突击召开石油公司职工大会,与会领导以“谁不在协解合同上签字就不让出门”相威胁,此举迫使仅剩三个月、一年、三年、五年的时间就要退休的老职工下岗。
  傅成玉在两会政协讨论会上的发言,更多基于道德层面的,言之切切,令人无不生出恻隐之心。
  “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国家的整体经济情况发展好了,但是我们今天不该忘记这一群人,更不应该让他们单独承受改革的成本。”傅成玉说。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傅的讲话一出,在中石化协解人员中反响巨大!一名原河南驻马店汝南县石油公司的男性协解职工,2001年,没有签过任何手续,就被莫名其妙地协解了。在得知傅成玉讲话后,他急忙赶到原单位,用办公室的打印机打出中青报的相关报道,交予在职领导传看。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获悉,2002年4月10日,驻马店市汝南县检察院反贪局人员向上级呈送了一份“对中国石油(601857)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驻马店汝南县石油分公司原经理尹建华、原院工会 兼人事科长骆玉甫涉嫌贪污问题”的调查报告。
  目前尹、骆二人仍是驻马店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而上述汝南县石油公司的男性协解人员,在地方政府的帮助下,于2011年办理了退休手续,但因自己无力缴纳社保金,他至今领不到退休工资,生活没有着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5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