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铁路总公司消息,从2015年1月1日起,至3月15日春运结束,铁路部门将在北京至广州、深圳间,上海至广州、深圳间,增开8对高铁动卧夕发朝至列车,车票自2014年12月20日起发售。然而随着高铁动卧的开行,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同航线的班机开始以所谓燃油附加费、原油价格下调等借口全面调整了运价(只是有限的线路调整了)。
  这一现象的出现不禁令笔者联想到了经济原理中的“蝴蝶效应”。蝴蝶效应是气象学家洛伦兹1963年提出来的。蝴蝶效应( The Butterfly Effect)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 蝴蝶效应是混沌学理论中的一个概念。它是指对初始条件敏感性的一种依赖现象:输入端微小的差别会迅速放大到输出端,蝴蝶效应在经济生活中比比皆是。
  首先从社会学角度来看,“蝴蝶效应”的表现大致可表述如下:一个坏的微小的机制,如果不加以及时地引导、调节,会给社会带来非常大的危害,戏称为“龙卷风”或“风暴”;一个好的微小的机制,只要正确指引,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将会产生轰动效应,或称为“革命”。那么高铁动卧的开行又跟社会学界的“蝴蝶效应”有何关系呢?笔者认为,高铁动卧的开行虽然是铁路为了提升自身客运服务的一个微小举措,是为了进一步提升自身社会服务质量的迈出的一小步,但是这却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了整个交通行业的发展,甚至进而引发整个交通行业的“蝴蝶效应”。 航空运输业在高铁动卧推出以后,便进行了部分线路的燃油、原油价格的下调,这一举动其实就是高铁动卧这一微小运输服务方面的改变进而引发的其他交通运输方式作出的进一步加强市场竞争力、改善服务体系的效应,笔者认为如果能够遵守市场规则,高铁动卧的推出将进一步引发不止铁路部门自身在内的整体服务质量的提升。
  而航空运输业通过价格进行调整的举措也让高铁动卧开行进而引发了相关行业市场经济的“蝴蝶效应”。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高铁动卧的开行,使以往在中短途运输中具有竞争优势的铁路行业,在长途运输中的优势也逐步显现,其开行引发的航空价格的调整将进一步优化市场价格,发挥市场调节优势,达到最优价格、最优服务,引发市场洗牌,甚至将带来整个交通运输业的“革命”,使包括铁路行业在内的整个交通运输业更加符合市场经济发展的需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