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好意思的说,我是时差党,丢了时差党的脸。混得不怎么样,基本靠老公养。但是天天在家玩电脑老公也怕我玩出心理疾病,就让我出去上班,赚钱多少无所谓。
  当时说好是没有工资只拿提成。其实平均下来一个月就一千多,(时多时少,最好时候也不到3000。我孩子放幼儿园一个月也一千了,后来上了upk,放after school一个月六百。确实一周上班50小时根本耗时间长还没剩下钱。
  以上算背景吧。她的奇葩简直说不完。后来呢,因为我怀孕了,这里的公立学校也是三天两头放假,每天把老大额外送保姆家又是一百,我就和我老公商量不如不干了,毕竟不但没钱还得倒贴钱出来上班,对于小气的我简直不能忍。我是十一月十号左右离职。期间九月半个月的工资和十月全月的工资(准确来说是提成)都没有给我。鉴于她之前的种种行为,我老公让我把所有工资证据留下来,但是我觉得实际上就一千一不到一千二(十一月确实不到一百我就不要了),应该不会那么无耻不给我,结果我完全没有留证据。
  因为我平时挺蔫的,也不敢和人撕破脸。但是我这次非常生气,我算是一个没有底线的好欺负的人,但是最不能忍受别人说我孩子,就不想和她扯,于是打了电话给州劳工局询问拿回工资的办法。
  那我和我老公的意思就是只要拿回来的工资能抵掉要交的税就可以了。但是事实是,如果只靠那一千一百多是不可能抵掉的。差不多要补交五千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een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