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谈不上成功的安倍政府日本新妇女政策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联合国承诺,他将尽力开发尚未被冲分利用的女性资源,鼓励更多日本女性投入劳动就业大军。早在15年前,高盛日本经济师就提出“女性经济学”,最简易提升日本国民生产总值的方法,就是使更多日本女性参予工作。日本女性就业率现在维持在平均60%的水平,如能达到日本男性的80%左右,日本的就业人数将增加820万,而日本GDP的增幅将高达15%。

  在今年1月初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安倍承诺改变日本男性主导的传统企业文化,希望能够在2020年实现,女性占据3成领导职位的目标。安倍上台后身体力行,任命两位女性大臣,首次启用女性首相秘书官,专责女性政策事务。安倍提高日本女性就业的具体措施,主要是增加幼儿园数量和延长产假。安倍认为幼儿园数量不足,不能让职业妇女安心工作,导致全职家庭主妇的增加。他提出5年内增加40万幼儿园名额,2017年实现全员入园目标。有关支持女性就业方面,安倍建议企业将产假延长到3年。如此女性生育后仍能保住工作,子女成长到3岁,可以送入幼儿园,女性则可以重新投入工作,日本目前产假是1年半。

  据调查显示现在25岁至39岁,日本女性参加工作比率近7成,已是历史最高水平。很多女性为了增加家庭收入,选择结婚生育后继续工作。工资结构方面,日本厚生劳动省调查显示,2012年全职工作女性,平均工资较上年增长0.5%,每月为23.3万日元,约合1.8万港币。日本男女之间的工资差距,也缩小至历史最低水平。但是,世界经合组织分析指出,日本女性职场地位低下,日本女性结婚生子后,多数都从事低薪资的兼职工作。安倍呼吁日本三大商业协会,企业中至少选拔一名女性高管,但对于日本传统保守,多数由年长男性主导的日本商界,并没有得到多少响应。根据调查显示,即便是世界500强企业,女性高级管理人员,所占比例也只有13.5%。日本上市公司远低于此水平,只有区区1%。

  绝大多数日本企业承认,重用女性职员得重要性,但真正实施起来却正好相反,能够得到提拔的女性凤毛麟角。即便是中层管理职位,日本公司所谓“课长”级别,女性人数也仅有5%左右。2012年世界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OECD)发布《性别论坛报告》显示,在34个发达国家中,日本40岁以上男女的薪资差距高达4成,排名位居倒数第二。上市公司女性董事比例为5%,排名位居倒数第一。2012年达沃斯论坛发布的《男女地位差异报告》指出,日本的男女平等程度,在全部135个受访国中,仅排在第101位。世界主要工业国家中排名垫底,企业管理层男性占绝大多数。日本女性参政率工业化国家中最低的,在全球190个国家中,日本排名第109位。

  日本是传统男权社会,女性想在事业上做出成绩,要付出比男性更大的牺牲,甚至是婚姻和家庭,可以说代价相当大。因此,日本女性选择结婚后,放弃工作成为主妇,在日本称之为“专职家庭主妇”,仍然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日本社会无论男女,只要参加工作必须缴纳,政府规定的个人所得税,社会保险,退休金,健康保险等各种费用。但是,这些费用并不适用于家庭主妇,因为没有正式工作,妻子不需要交税。而且作为丈夫的抚养对象,可以不用付保险金,但享受同等保险待遇。65岁以后还可以拿国民年金,也就是日本政府发的养老金。职业妇女必须向国家交纳各种税项,不工作的家庭主妇,反而既不用向国家交钱,又可以享受各种待遇。如此使得部份日本女性,宁愿选择婚后放弃工作。

  日本《经济网》对不同就职年龄段1千人,为主要对象进行调查,日本7成的受访者认为,如果有更多女性走进社会,那么日本“少子化”现象,将进一步加剧。日本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已婚夫妻平均生育率只有1.37,维持正常社会发展,比率最少要达到2.48。因此,日本年轻人口数量不足,“少子化”现象十分严重。从而导致日本社会劳动人口严重缺乏,影响日本未来的发展。安倍政府对于开发女性群体,使她们重投劳动大军,可谓想方设法绞尽脑汁。但是,受到日本男权社会体制,女性企业发展前途,社会福利体制等因素影响,日本女性婚后重新工作谈何容易。英国《金融时报》更一针见血地批评,对于男尊女卑程度极深的日本,安倍想让日本女性,兼顾家庭和事业是不可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