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西丰镇晨光村红旗组人,我的工作单位是物回公司第九收购站,经营铁、铜、铝收购和销售,我上告辽宁省农村信用社,不作为欺上瞒下。2007年6月28日我丈夫去铁岭送铁的路上因车祸当场死亡,他生前在辽宁省农村信用社西丰县兴盛储蓄所有一笔存款300至1000万左右,我丈夫死后我悲伤过度,精神崩溃,我得了脑血栓、静脉血栓、红斑狼疮,在沈阳医大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四年之后我的病渐渐好了,我想起从前的事,我家的存款但我找不到存折,我找律师咨询此事该怎么办,后来我拿着财产继承书去我丈夫存钱的储蓄所,兴盛储蓄所会计郭颖华百般阻挠,第一次她说手续不全,第二次她说领导不在,第三次她说让我女儿到场,我女儿来了她说让我上总社去查,总社领导说不联网让我在回去查,我第四次在回到她处,她说查不了,我问为什么?她又说等一会。过了一会她打开电脑,把我丈夫的身份证输了进去,电脑上出现我丈夫的名字:徐配喜。电脑上出现了余额,第一行出现650000,第二行250000,第三行第四行……,当时我没看清后面到底多少个0,但是他们四个员工加我都看见了,会计马上就把电脑显示器转向另一边,她问我定期活期?我说定期活期都有,她马上就把电脑闭了。闭了之后她说没有,我当时就报的110,她说我诈警,我也没理她。后来110来了,我把情况如实反映之后。110问我如果没有这笔钱怎么办?我说:要是没有这笔钱你就把我抓起来!110的人让她们把电脑打开,让我看看到底有没有。她们不打。后来我们在这争吵。主任就出来了。他说这是别的银行的账务,银行合并后放在我们所的。得找原来银行的人。然后闭电脑的会计郭颖华给原来银行的人打电话,说让我下午三点半来。110记上我报案他们就走了。说:“你下午三点半来吧。”我随后也出门了,会计随后跟了出来说;是你的钱一分都少不了都是你的,俺们揣不了腰包,我没理她。等下午三点半我去后,从那个单位来了一个小女生,只在电脑上打了个徐字,告诉我们没有,我让她输身份证号码,会计说电脑不吃身份证。我当时非常愤怒,和我女儿走出门外,当时打电脑的小女生跟出门外,我说:“你等着记者来采访你吧,三百多万都在你这”。小女生说;“没有这么多,调走点吧!”,我也没有理睬她。我去了总联社找经理张东升,手下人告诉我去铁岭开会了,我连续去了四五次都说去开会了,我把事情的经过跟联社的工作人员说了之后,他们都说这是干什么,人家的钱就给人家呗,到了第二周的周一,我又去了,门卫工作人员告诉我经理又去铁岭开会了,但是楼下的员工却说经理在四楼呢,没出去开会,我当时非常气愤,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大吵了起来,他本应该报110把我带走,可他却派了三个员工对我进行劝解,9点等到11:30派了两个管账的员工带我去储蓄所进行查找,那个储蓄所的会计只在电脑上打了一个“徐”字,然后告诉我没有,我继续让她输入身份证号码,她却说电脑不吃身份证。我忍无可忍最后上告到铁岭市银监局,一周后银监局的领导胡灵给我回复,说没有钱,他家的电脑不吃身份证,之后我又上访到辽宁省农村信用社总社,我问他们能不能解决我的问题,他们说能解决不用上访了,让我回家等着,两周没有一点音信,我打电话再问对方不接电话,所以今天我来到北京市银监会上告辽宁省农村信用社,不作为,欺上瞒下,请求北京银监会的有关领导尽快解决我的问题,给我这个普通老百姓做主。
  上访人: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西丰镇晨光村红旗组 李敬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2 − five =